致可愛的目訓身傻人羅志華

Club O 顧問周兆祥與您交流。

致可愛的目訓身傻人羅志華

文章 周兆祥 » 20-02-2008, 22:00 •  [Post 1 樓]


志華:

慶祝派對終於可以開始了。

我們好多個都會覺得很好笑、很好玩。書壓死了人,屍體發臭才有人知有人理居然好笑好玩,豈不太瘋狂太荒謬太冷血?

對呀,你早已知道,今時今日人間正是如此瘋狂、荒謬、冷血。一直欣賞你支持你,為你的坎坷而痛,皆因你太傻,也只有傻人才更明白傻的味道。

你令我好慘過。我們沒有怪過你從未出力推廣我托你出版的書,也沒有怪過你無力找數令我血本無歸,只是暗暗難過希望上天幫助你的生意走出困局。

因為我早已知道此時此地認真的「文藝」工作多麼艱難,社會對這方面多麼無情;只有你這樣的傻人才會「瞓身」去拼,知其不可而為之,以為可以愚公移山。

我知道我們這種人都是在玩命。玩命,只有一個原因:If there is nothing to die for,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 倘若沒有甚麼值得去拋頭髗灑熱血的話,生命根本不值得活下去。

多年來我一直在想:上天只是將熱忱賦予不善經營的人,究竟葫蘆裡在賣甚麼藥?何必派他們上陣去送死?
而且這一趟還要搞黑死幽默,竟然要用我們的書去壓死你?開玩笑為甚麼那麼過份?

此一刻,從來沒有跟你一起那麼親密親近過。以前是心意契合各自奔波,現在你靜下來了,可以加入我們的生命。我們做的一切,都有你同在。你替我印的每一本書,添加了意義。原來當年是為了這樣的原因而寫,而找你出版的。

志華:慶祝派對終於可以開始了。

大夥兒都好高興呢。

非常清楚感覺到你和我們一起在奮鬥,你在祝福著沒有埋怨過你的戰友。

08.2.20




* * * * * *

1988年,本來由青年文學獎幾位搞手合辦的「青文書屋」經營出現問題,由羅志華一手接辦。該書屋在灣仔電車路旁三樓一隅,多年來成為了不少本地「文人」的聚腳點。後來生意愈益冷漠,羅兄奮力搞各種曲高和寡的出版項目。阿祥將早年多本書交由他出版發行,全部自資印刷,羅兄始終無力付還賣得的書錢,但這並無損我們的友情和業務合作。

2006年青文書屋捱不下去被迫結束,羅兄在大角咀另租小貨倉將舊書收藏,等候日後希望有機會復業,自己不少時間在該處與無人問津的那些書籍為伴渡日。

2008年2月春節過後,看更因有惡臭傳出,發現羅兄遺體在書堆中,已離世十多日,估計是遭一箱箱書坍下壓死。



-------------------------------------------------------------------------------


書堆壓死青文書屋老闆
葬身貨倉14日始揭發


2008.2.20 【明報專訊】

多年來有不少本港老中青作家和文藝青年聚腳的「青文書屋」,其老闆羅志華於年廿八(2月4日)在大角嘴合桃街貨倉整理書籍期間,疑遭20多箱塌下的書本壓困,失救致死,屍體一直藏於貨倉無人得知。直至前日大廈看更聞到惡臭報警,始揭發羅死於書叢中。「青文」結業前最後一名顧客為文化人馬家輝,他形容羅志華是文化界的「幕後推手」,「賣書者死於書堆中,是一種黑色幽默」。

編輯出版發行 推動本地文化
45歲的羅志華由88 年開始接手青文書屋,跟出版行業有關的範疇,他幾乎都做過。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文化視野系列」,從找作者、編輯出版以至發行,他都一手包辦。而青文可說是 文藝青年及作家的聚腳地,因為租約問題,於06年8月31日結業。愛書如命的羅志華遂把數以千計書籍暫時搬到合桃街2號福星工廠大廈10樓一個約100呎的分租貨倉,繼續經營等候機會再次開店,未料到貨倉執拾時死於書叢中。


馬家輝﹕死於書堆是黑色幽默


留連「青文」逾20載的文 化人馬家輝,聽到羅志華的死訊後感到「有點詭異」,認為「賣書者死於書堆中,是一種黑色幽默」,慨嘆這老朋友「死得很文學性」。他印象中的羅性格堅忍,喜 歡靜靜坐在店內,默默看守店子,偶爾與顧客寒暄一句,當提到太極,羅便會滔滔不絕,更曾邀請他一起耍太極,但馬因不慣早起而婉拒。
馬家輝形容羅是文化界的「幕後推手」,積極協助顧客訂閱書籍,即使經濟拮据,仍堅持守覑書屋推動出版事業,誰想到會有這悲劇結局,馬只能慨嘆「人生無常」。
與羅志華認識多年的作家葉輝,對羅的死訊感到「無法相信」。他表示,羅並非善於經營的生意人,本港近10年最重要的文學作品,近半由青文書局出版,對文代界 供獻良多,惟這類人文書籍並未令羅志華賺個盤滿谰滿,最終導致書屋結業收場。葉輝指出,結業可能是最佳的解決方法,但羅為人樂觀,是理想主義者,仍然堅持 租貨倉等待下一個開店機會。

前日上午11時許,大廈看更巡邏至分租貨倉門外時,聞到陣陣濃烈惡臭,報警揭發事件。警方發現羅被埋於約20箱書籍下,屍體嚴重腐爛,警方相信死者於年廿八返回上址貨倉,因病發昏迷或遭載滿書籍的紙箱壓住,失救致死,案件無可疑。

明報記者



青文老闆死在書山下
星島日報 A15 | 每日雜誌 | 維港會 | By 盧駿 2008-02-20


曾經是本港樓上書屋「開山祖師」之一的青文書店,其老闆羅志華前天被發現在大角嘴一幢工廠大廈被活埋,死在一堆裝滿書籍、漫畫、光碟的紙箱膠箱中。

據羅志華的友人透露,他在三個星期前「失蹤」,家人遍尋不獲,豈料在前天,警方接到大角嘴一幢工廠大廈的貨倉傳出惡臭,消防員到場撬門而入,發現他被一堆裝滿書籍的紙箱膠箱活埋。估計他前往整理貨物時出事。據說,青文結業後,羅志華不捨放棄這批書籍,租下一個貨倉放置。

青文書店八、九十年代曾是著名的樓上書屋,以出售內地文史哲書籍聞名,本港不少文人知識分子及大學學子都曾是「青文」的顧客,並因此與羅志華結成朋友。專欄作家馬家輝昨天就在Facebook上撰文,形容他的死法瀰漫「黑色幽默」,又指死訊令他感到沮喪。

書的兇猛

mynamis

昨把早上翠雯傳來的報章消息不加消化,告訴朋友黃靜和劉美兒等,大家也問:是不是真的;也告訴自廣州回港一聚的麥榮浩。我們也難相信那是羅先生,可翠雯確曾替羅先生搬運圖書到該貨倉,且也知他住址,貨物又是書。三個巧合,併成一個圖像:書店人倒臥書中。

關老師傳來一首詩,說這是「工業意外」。詩中與羅的對話,稍稍稀釋了書的兇猛。翌日,作家H跟我說,警方暫未能聯絡家人,囑我呼籲同行找找聯絡方 法:劉美兒協助發電郵,在BLOG上留言。中午鄭依依收到消息,找到羅的姐姐。大家也暫可釋懷:至少,完成了第一個步驟。相信那是葉輝促成的。

詩韻也跟我談上兩句,說記起他的聲音。或只有溫柔敦厚才可形容這個人了。這兩三天,《明報》會有悼念羅志華的文章。與其回顧傳媒早有準備的肥姐,不如回顧我們未及反應的羅志華,重組上世紀七十年代至今的文化盛勢。

------------------------------------

喂, 羅志華

馬家輝


冇搞撚錯呀巴打你駛唔駛死得咁死黑色幽默?
你係唔係慌死大家唔記得你所以專登要搞埋0的咁0既0野?
你答我鴉, 喂, 羅志華。

報紙話你在整理貨倉時被從晝架上跌落0黎0的書責死,
世事有冇咁巧合呀大佬真係虧你做得出來。
賣了幾十年書, 賣到書店執笠, 獵犬終須山上喪, 書商終被書壓死,
雖然命短兼命苦, 但亦算係求仁得仁死而無憾,
至少, 香港開埠以來, 你可能係第一個被書壓死的倒閉書商,
歹命如此卻又好運如此, 真是教人哭笑不得。

0拿, 相識一場, 你都咪話我對你唔住。
「青文」結業當天, 門庭冷清, 只有我在下午六點趕頭趕命
放下手中工作趕去書店探你, 一來幫你影拆招牌的紀念相,
二來買回早前託你訂購卻仍未買單的書, 我是「青文」的最後一個顧客,
呢句話, 係你親自講0既, 我受落。

當天進店, 你照例坐在櫃台旁面無表情地打電腦,
偶爾講個關於文人是非的冷笑話, 自己皮笑肉不笑,
滿臉瞧不起這個世界, 唯有講起太極, 精神來了, 雙眼發亮,
猛話要替我的版面寫一系列武術文章, 兼且要拉我倒塔咁早
爬起身去跟你學太極。 我擰頭耍手道, 咪搞我,
生有時, 死有命, 要我咁早起身我寧願早0的歸西。

你看到了嗎, 羅志華? 你依家終於明我講乜啦?
0拿, 再講一次, 生有時, 死有命, 當日如果唔係書店執笠,
就唔會有咁多書塞嚮貨倉書架, 咁你今日就唔會被書活埋,
回頭細想, 執笠造就死亡, 執笠彷彿為了死亡,
當你以為執笠好慘, 更慘的原來尚在後頭, 人間萬事真係好撚詭異。

拜拜啦, 羅志華。 去到天堂或地獄你應會繼續練太極,
唔該記住留番個 quota 俾我到時去搵你學0野,
係咁先啦, 你真係令我好撚沮喪在這樣的一個寒冷下午。

http://makafai.blogspot.com/2008/02/blog-post_19.html


當青文不再青春, 便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2006.9.2
編按:灣仔莊士敦道有一間二樓書店叫做「青文」,開業於70年代初,曾是至少兩個世代的文藝青年尋找好書兼打躉清談的地頭,陶傑、鍾偉民、陳德錦、王良和、 葉輝、也斯、李韡玲、崑南、梁文道、朗天、馬家輝……統統在這裏做過他們的文學美夢。踏入21世紀,青文已經有了一些年紀,終於,租約期滿,門市結業,暫時只在九龍的工廠大廈內保留發行和出版業務。青文已老,正如當年常在書店內打混的文藝青年統統已非青年。

「這幾天我在收拾,發現你還有一 些書在我處,這個星期你好上來取,否則要去大角嘴找我。」電話裏傳來青文書店老闆羅志華的聲音,一樣的洪亮粗獷。大角嘴,是青文貨倉的所在地。「輪到你撐 不下去?」我問。「業主收樓,無辦法。」說實在的,對於羅志華,以至任何一位踏進青文書店的讀者,無論從整體香港書市的環境,以至二樓書店的經營困局等, 這個結局,似乎早已預見。

青文書店,由青年文學獎的得獎學生們湊合創辦,羅志華則從88年開始接手,18年了,跟出版行業有關的範疇,上 中下游的,他似乎都做過。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文化視野系列」,從找作者、編輯出版以至發行,他都一手包辦,是那個年代有關香港文化研究的重要系列,還有刊 載文評書評的《青文評論》,而最近出版的則有「青文評論叢書」。

晚上往書店找羅志華,他卻到了附近一家茶餐廳晚膳,他說吃完飯到附近的一個公園再談:「書店現在亂七八糟,這裏又有很多的士司機來開飯,會很吵。他們經常將車停在對面小學,吃過飯便又開工,餐廳的伙計都跟他們很熟,店裏還裝了個咪,提醒司機把車開走,免被抄牌。」

吃過飯,走在往公園的路上,他不斷給我介紹路過的行人:「這個姐姐是書店的熟客,由中學到現在工作,可說看着她大……這位阿姐在附近24小時的麥當勞當夜班,現在去上班,平日在書店工作整理新書到半夜,去買消夜,總見到她……」

在公園的長椅坐下,他說:

「平 日我會從這裏(公園)走上山,走到華仁下面皇后大道東,然後返書店;又或者走到海旁鷹君中心再返書店,有時候晚上會有人在這個公園打拳,我也試過舞劍和 槍,結果被人投訴。」然後,他才將書店搬遷的來龍去脈細說從頭:「馬老闆上次租約滿的時候已經不想做,和他計過,他要不全部不做,但不能;要不將書留下給 我寄售。」那是2004年7月,還記得當時跟馬老闆訪問,他表示「曙光的歷史任務已經完結」。

太有性格而死

寄售的日子堅持了兩年,直到今年7月,馬老闆正式宣布,曙光結業,店內的英文書,由即將開學的創意書院接收。在告別會上,馬老闆給支持者圍着團團轉,而羅志華則依然坐在他的書堆中打電腦。

「你什麼時候才會收拾這些書,這裏似貨倉多於書店。」每次到青文,我都忍不住問。「收拾了又不是一樣,要買的自然會買。」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但過去兩年,他 還在努力鑽尋生存空間,出版了《好黑》、《寧靜的獸》等幾本得獎文學書,又自資購入彩色印刷機,令《青文評論》復刊,只是辦不到幾期,又停了。2005年 12月,城邦書店、新華書城於灣仔區相繼開業,他也自若從容。還是,其實意興闌珊?

「曙光結束後,青文這邊要不結業,要不轉做發行出版,又或繼續做下去。現在是選擇了做發行出版,將來有機會再開店。」9月以後,他便會將所有書籍搬到大角嘴,「讀者如要買書也可到那邊,還有200多呎地方搞活動。」

多年來,一手包辦似乎已成為青文的特色,在一個人的經營哲學下,學校書展、銷售教科書等部分二樓書店賴以為生的門路,都與他絕緣。

關於二樓書店的經營困局、內地書店的競爭、大型出版集團壟斷市場等環境生態,他絕口不提,說自己講多錯多,只以「正常」、「一般」形容此刻心情。「青文其實是一間左中右派兼顧的書店,不賣自己不想賣的,例如旅遊書……太有性格,就是這樣才死。」還有,他從不做折扣促銷。

讀者/ 街坊

「這個公園比修頓安全,修頓經常有道友出沒……」他忽然轉換話題,看着我一臉問號,他取笑我說:「很明顯你沒有融入灣仔的社區……我們那幢大廈以前也經常有道 友出沒,其中一個還是朋友的親戚。不過,大家各不相干。」說着,他又說待會兒要到街角的藥材店買白色萬金油,因為那家店賣得最便宜。

由於書店內積存品太多,第二天早上,他得先將一部分家具搬走。在電梯裏、走廊上遇上街坊,他都會跟他們聊天,說今天要開始搬了,抱歉阻礙了大廈走道……似乎大家都知道,他要離開。看守大門的老伯看見他在搬書桌,還馬上上前幫忙……

當我們感動於書店與讀者之間的故事,作者與編輯的相依,書店與社區之間的微妙關係,其實已在悄悄醞釀萌芽。一家書店的遷移,在同時移動二十載的人情,改變一個社區的人文風景。

給結束而寫的故事,為的不是紀念,對象也不是從前,而是後來者。下一次要寫的書店故事,將會是結束,還是開端?

頭像
周兆祥
超級擁躉
 
文章: 1217
註冊時間: 09-02-2003, 20:20
來自: 野鴿居

文章 ant.... » 21-02-2008, 14:01 •  [Post 2 樓]

去得漂亮,不帶任何病疾;
活得精彩,牽動社會文化;
示現書蟲,教人跳皮欣賞;
安然壓逝,捨別戲劇浮雲!去..........
=DX= =DX= =DX=:pray: :pray: :pray:
ant....
ant....
綠色元老
 
文章: 3431
註冊時間: 19-05-2002, 08:00
來自: 娑婆世界

文章 王政 » 21-02-2008, 16:27 •  [Post 3 樓]

九四年,《天機一瞥‧卅二》帶我到青文書屋,書海裡的那個人把身體傾向某堆書的方向,伸出左手示意我到那裡找找,然後,他又嵌回書海裡;彷彿每一本書都在為他呼吸。
書買不到。
衹此一面。
頭像
王政
綠色元老
 
文章: 3647
註冊時間: 11-09-2005, 14:16
來自: 本地

大家紀念羅志華(1)

文章 周兆祥 » 21-02-2008, 20:37 •  [Post 4 樓]

你是怎樣死去的 ── 悼青文書屋羅志華

Pelly

2008.2.21

讓我們設想一下
你是怎樣死去的

世界荒謬
物價飛騰
租金加得厲害
人人都學會炒股票看價位
可是翻文學書的沒多了幾個
於是
無良業主迫走你

最後營業的一天
小店依然水靜河飛
只有馬家輝給你話別
你還是
一派悠然
帶笑親手把招牌拆下

因為
你心裡還是有希望的
翻文學書的雖然沒幾個
三三兩兩總有些認識多年的熟客
小店沒了
有些人總會有點失落吧?
而且
人生綻然沒甚麼意思
但除了書
你便孑然一身
你在想
始終得找寄託
草草活過一生

於是
你租下那芥子般的貨倉
把那些丟了也未必有人看的書存放好
新年的清晨異常冷冽
沒人找你吃團年飯
沒人約你拜年過節
於是你呵著氣又走回去找你的終身伴侶──書本
打算替那數十個箱子打理一下
算是給自己大掃除
在芥子般大的天地裡
你轉身時移動了一塊木板 /
借力時踏錯了一個箱子 /
疊書時加重了一支層架的負荷

於是
木板卸下幾百本書掉下來 /
腳踏空了想抓住甚麼時抓到了箱子然後幾百本書掉下來 /
層架負荷不住突然破裂然後幾百本書掉下來

書本射向你的身子
精裝硬皮的《紅樓》吻你額角
《百年孤寂》撫你後腦
還未紅的黃貽興貼近你心臟
古今中外名家文豪齊齊奔向你
在感到劇痛之後與萬物歸於空無之前的那百分之一秒
你在想
人生也沒有甚麼意思
這不失為一件妙事
一個不凡的結局
只是
誰又替我接管這些書呢……

http://pelly18.mysinablog.com/index.php ... Id=1020095

引伸:

‧馬家輝--喂, 羅志華 http://www.makafai.blogspot.com/
‧明報新聞http://www.mingpaonews.com/20080220/gok1.htm
‧獨立媒體--紀念羅志華 (之一)
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 ... fid=303930




紀念羅志華(之一)

--陳滅

昨 天2月19日友人傳來羅志華死訊,至今難以置信,只希望是同姓名者,甚感悵惘。昨蘋果先報,今明報也報了,以”書堆壓死青文書屋老闆.葬身貨倉14日始揭 發”為標題,問過多位朋友,未能全然證實,亦無法聯絡其家人,他的電話當然也不通,留言也沒覆,朋友表示從其貨倉、住址、特徵看來很可能屬實。

羅 志華接手經營青文書屋多年,一直貫徹青文專賣人文社科書的風格,冷門書類特別齊備,九十年代中與學者、作家合作,出版”文化視野叢書”,其”李家昇牌”的特色封面,使讀者一看便認出是青文出品,但也使個別書店把新書當舊書辦。無論如何,”文化視野叢書”肯定是香港出版史的傳世之作,補充了學術文化書類的不 足,特別是九十年代。

文化視野叢書以外,另有2001-2004年間的青文評論叢書。

2001年,他協助過《詩潮》手作階段的出版。

除了經營書店,羅志華修練太極拳,並曾以"吳知"為筆名,發表太極拳評論。


關於羅志華,日後當另文再憶念,2006年9月,青文書屋結業,我寫了一篇文章發在成報,以下再貼於此。


書蟲的形狀

陳智德

「我可能在同一點上留得太久,生了青苔。」
──陳冠中《什麼都沒有發生》


  這書店竟有三兩角落,與近二十年前我初踏足此處時無大改易,那書種,那排列,那層架的顏色,以至一些書名,我以為它仍會繼續如此延續下去,原來 錯了,它很快,可能幾天之內就會消失。這城市已有太多舊物等待被毀,單純的懷舊更顯徒勞。懷舊有時作為針對當下現實的反抗,有時只是一種個人的沉溺,尤其 當舊物的外殼剝落了壁燼,露出那已經鏽蝕不堪的記憶。

  最初是因為參加青年文學獎的徵文,再從他們的刊物上知道青文書屋的名字。聽說青文與文獎有很深淵源,店名根本就是青年文學獎的簡稱。一九九六年 與一起搞詩刊的朋友訪問陳錦昌、張楚勇,又邀請幾位早期的文獎幹事舉行青年文學獎回顧座談,再次引證了這點。青文書屋在一九八一年開業,我則在一九八八年 間開始涉足該處,那時灣仔還有三益、森記等書店。

  八十年代的二樓書店除了售書,也承擔散播文化消息的功用,旺角的田園和南山每多星期日電影籌款廣告,有時還代售門卷;青文書屋則好像特別多劇場 表演海報,如進念、沙磚上、致群劇社等等的演出或相關座談消息,都是逛青文而得知。全盛時期那狹長樓梯的兩旁都貼滿各種演出和講座的海報,書店門前擺放單 張的層架則擺放至今,九十年代前半葉湧現多種小型獨立文化刊物,它們大多在書店及表演場地免費派發,如《病房》、《工作室》、《女風.流》、《前線》、 《越界》,在旺角未必找到,卻總能在青文一次覓齊。

  除了一般文史哲,青文也特多冷門書種,別家書店不賣的他們都有,如台灣唐山書局的「戰爭機器」叢書。共用同一單位的曙光圖書也提供挑選過的英語 人文社科書。因著當中的特殊書種,曾幾何時,青文與曙光不單買書者眾,盜書者也多,有段時期規定顧客進門後須放下背包於靠近入口的架上;然而這樣也遏止不 了失書,聽說有盜書者專以英文社科書為目標,用裡應外合手法,一人在店內挑選獵物後拋出窗外,另一人在街上接應。

  香港九七年以前的遊行多以新華社為終站,青文也成了遊行者的聚腳點。回歸之後,特別在二千年代,青文的讀者確實驟降,原因是否與遊行路線改變有 關,還有待日後的研究。今日的青文像一家一人運作的出版社兼貨倉,多於一家書店。八十年代的青文已搞出版,手頭上有陳耀成《夢存集》(1987)、邵國華 《解構邵國華》(1987)、《第十四屆青年文學獎文集》(1989)、羅貴祥《大眾文化與香港》(1990)、章嘉雯(即呂大樂)《攜改錯液赴考的一 代》(1990)幾本,大多是薄薄的一百五十頁左右的書。

  約九十年代中期,改組後的青文出版了《香港文學書目》,稍後再有「文化視野叢書」,陸續出版了十多種,最初以其風格獨具的裝幀設計,在各大書店 顯得矚目,可惜後來蹤跡漸渺,最後幾乎僅見於青文自己的店裡,且從地面堆疊至腰間,但有好幾種明明在大專圖書館裡一再被輪候預約,學生至學期終結也無法得 閱那參考書單中的書,他們從未聽聞世上有青文,不過知道又如何?這是二千年代,他們寧願到圖書館輪候預約,也無意跑到灣仔尋訪我們傳說中的青文。

  昔日上青文為得悉文化資訊,今日上青文是為懷舊。書店面向入口的一列擺放中外文學至電影、藝術和文化研究書的層架,其擺書的次序以至部份書籍及 其位置,竟與我一九八八年初訪時無異,許多新書已成舊書以至「藏書」,連圖書館也未必有,像八十年代一些標價人民幣0.52或0.81元的書,仍放在書架 上。八十年代的二樓書店對簡體字書曾以人民幣定價乘以十發售,後來乘六、乘四,這歷史全都放在青文的那一列書架上,像一座無人的博物館無聲展示著。

  昔日上青文為訪求別處所無之書,今日上青文仍見大量別處所無之書,最大宗就是前述的「文化視野叢書」,一系列幾乎都齊全了,此外也有多種早已絕 跡於其他書店的文學書和雜誌,如智瘋的手製鐵匣包裝詩集《停屍間》、梁秉鈞第一本詩集《雷聲與蟬鳴》、八十年代明信片形式出版的詩刊《秋螢》全套,台北正 中書局版《徐訏全集》,以至大量過期的《聯合文學》、《香港文學》、《詩潮》、《青文評論》等等,還有許多許多,它們一方面治療我不可救藥的陳氏綜合強迫 性懷舊症,另方面也組成了香港唯一由書籍自己擔任義務導賞員的冷門文學出版暨發行史主題博物館。

  無論來自外力或內部,對於舊物的摧毀,大多時候連看最後一眼的機會也無。有關青文的回憶還有許多,但再多寫也俱屬自我沉溺,懷舊確然是病,但可 讓物件自我展示其歷史的機會也無多。我最後在書叢中瞥見一書向我喊話,暗啞的聲音聽不分明,微動咀角隱見話語的形狀,彷彿只見煙,卻無焰。撥開遮蔽物,我 看清了書名:那是「文化視野叢書」裡的陳冠中《什麼都沒有發生》。         
(原刊《成報》,2006年9月4日)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 ... fid=303930


馮 程 程
2008.2.20

悼念 紙房子裡的人


喂!老闆~

我道謝,在我進進出出這個所謂文化圈的混沌日子裡,無論我帶著什麼身份什麼臉色走進來,你都記得我是誰。你都記得我的中文全名。我在那份報紙做過事你都記得。而我只是一個顧客唄。

我懺悔,我打書釘多,幫襯倒很少。很多時候待拍拖無事可做空白一片,才想起可以上來青文無聊吓。

我慶幸,在你執笠之前有那種來憑弔懷緬跟你打多次招呼添多一塊幾毛的動力。那最後的一次,我買了一本詩集。

我懷念,你那邊的書的霉味,灰色的白光管,無序可言的過期雜誌。

我想起,《紙房子裡的人》,那個滿屋是書,最後在大西洋的沙州上用書本築起房子將自己困在裡面的卡洛斯。

你死得那樣魔幻,你對文學的最後貢獻,就是有關你的一個小說的題材。

路好走!老闆!


http://misquiet.blogspot.com/2008/02/blog-post_20.html



一個時代的逝去

舒爾賽
2008.2.20

今夜在家裏,寒冷天氣警告雖已除下,但寒風還是從四面八方,像難民般湧進,我就坐在客廳把今天報紙的A版都看了,感觸良多。雖然有些新聞頗有趣,如裙長經濟差理論,即是說女士們穿著的裙越短,經濟便越好,反之亦然,有數據顯示云云,如果是這樣,難道要特首下令,全市女性穿裙要短裙短過底褲乎?那可能到時便既經濟暢旺,同時能杜絕一切裙底偷拍之行為矣。

或 許先由遠的說起,有宗小小的新聞,一對美夫婦同年同月同日生,也同年同月同日死,可真是一對佳偶。另外科索沃獨立似乎不見香港報章大太的篇幅報導,我想既 然美國支持科索沃獨立,何以不支持巴勒斯坦獨立呢?還有你看看你支持的穆沙拉夫?美國大選中,奧巴馬拋出的種種夢想式綱領,像宣道式的演講,使我擔心美國 會步向政教合一。

環 顧自身,自從今日下午看到肥肥過身後,及青文書店老闆羅志華都過身了,難免整天耿耿於懷。肥肥沈殿霞雖然我很少看他做戲,也很少留意他做司儀,但從今晚無 線做的追悼會,覺得這些人為何得人尊敬,能做到這個位置?除了本身的天份之外,後天的勤力,對工作敬業樂業,做事的認真也十分重要。可是很少在今天的後生 一輩看得出這種特質了。還有是羅志華,青文曾是八九十年代那時的文化人聚集的地方,我認識幾個出版界的朋友,一想到文化書店就必定想起青文書店,還說以前 常上青文買書,青文與曙光可謂培育了不少文化界的人,可是曙光,青文相繼結業。早前江湖流傳青文羅志華避債「著草」,連電話也打不通。今日卻得知羅生已在 年廿八離世,不勝唏噓。吾生也晚,當我開始逛書店的日子,青文與曙光已是落日黃昏。我曾有股傻勁,把香港九龍的不少書店都做了個記錄,叫《香港書店攻 略》,可惜其中不少都相繼結業。我記得對青文的評價不太差,那時我寫過:「我曾見有人說青文的服務態度惡劣,但我曾在那買過書,當然服務態度不是好,但未至于惡劣,只是老闆沒啥笑容,加上一款愛理不理的樣子,所以服務態度可以算是比同區或跨區的二樓書店表現稍遜。」,那時的意見至今還沒變。可能少上青文買書的關係,或許老闆覺得沒需要serve我這種閒人吧?相比起學津,青文的態度已算好了。

後來聽見青文結業,不禁惋惜,也是我那天剛好心血來潮,想上青文買書,但上去看到門都關了,于是問潮商會館樓下的伯伯,伯伯告訴我,青文已經搬了去大角嘴。到現在自己有間書店,正想問青文入貨,怎料一切都已成絕響,隨風消散。

或許羅志華的逝去,對很多人來說微不足道,但對于我們這些愛泡書店的毒男或書呆子來說,羅志華的離去就表示著一個時代的逝去,正如沈殿霞的離去,或在經濟最差的時候,巨星們的一一離去,也象徵著往日香港繁華的逝去,張愛玲曾說:「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悲哀的城」,然而現在的香港華麗沒有了,鉛華洗盡,只餘下悲哀。對于我們這班迷失而又看不見前景的人,對香港的種種失望,我衷心希望他們安心上路,免得再繼續看見我們的墮落,亦祝願香港安心上路,免得我們還要在輪迴路上折騰幾番。

http://weblog.xanga.com/hope_season/643 ... 21435.html
頭像
周兆祥
超級擁躉
 
文章: 1217
註冊時間: 09-02-2003, 20:20
來自: 野鴿居

文章 Vrindavan » 21-02-2008, 22:38 •  [Post 5 樓]

Bookworm RIP
頭像
Vrindavan
綠色元老
 
文章: 8581
註冊時間: 17-08-2002, 22:26
來自: Hong Kong


回到 顧問談心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