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版的區紀復老師終于出現啦

介紹好嘢?做咗老襯?歡迎公開。

強國版的區紀復老師終于出現啦

文章 Chemical Polluter » 20-03-2015, 12:58 •  [Post 1 樓]

強國版的區紀復老師終于出現啦

區紀復老師是臺灣在上世紀 80年代後期,經濟發達后的產物。

今天讀報,很高興,原來吾道不孤也,雖然距離目前的主流社會還是很遙遠。

強國,經過這10多年經濟高速的發展,終于出現了像區紀復老師的人物啦。

請看我的剪貼如下:-
++++++++++++++++++++++++++++++++++++++++++++
廣東男子放棄百萬年薪 壹身布衣隱修終南山(圖)
圖檔

2015年03月20日 05:08
來源:華商報

我覺得生活就像永無止境的圓圈,追尋更好的工作、更好的車子……但最終不知要去哪兒。”年屆不惑的劉景崇說起以前的生活如是說。他現在生活的地方,每天可坐在蒲團上鳥瞰群山,環視蒼穹,遠觀飛禽走獸,或坐禪沈思,或練字看書,或舒展腰腿。

終南山自古是著名隱居修行之地。曾幾何時這裏重返古樸,當地山民過著簡單,樸素的農耕生活,住山隱修者深居淺出於山巒之中。

來自廣東佛山的劉景崇就是其中之壹,他放棄了百萬年薪的嘈雜生活,換上壹身布衣隱居終南山。

禪室蒲團木榻清茶

現年39歲的劉景崇,祖籍廣東省新興縣六祖鎮,曾任佛山市某企業原總經理。

2015新年的第壹場大雪之後,經過1個半小時的爬山,如約見到劉景崇,他正在山上禪室外為自己的座駕安裝防滑鏈。這是壹輛掛廣東牌照的越野車。

劉景崇個頭約莫壹米七,穿壹身灰色長衫、長袍,腳上穿著長筒棉鞋,頭上戴壹頂針織毛帽,留著山羊胡須。我們打過招呼之後,他繼續給汽車裝防滑鏈,動作利落嫻熟。

在去他禪室的路上,他步態輕盈,指著壹個外面蓋著茅草的屋子說:“這是我的禪室,有土炕,暖和壹些。” 說話間,劉景崇掀開厚厚的棉門簾,屋子裏有壹寬敞的大廳,三面的玻璃墻,可以看到外面;另壹側是兩間屋子,壹間是廚房,壹間是客房。

他的禪室位於這個山谷最高處,面向東方,其他三面被起伏山巒環抱著。茅棚內並排的四間禪室,墻面用黃泥糊砌,室外是約2米寬,10米多長的壹個狹長空間,地上放有蒲團,地桌;可坐禪沈思,可練字看書。

劉景崇的禪室門口掛著“止語”的小牌子,禪室有四五個平方米,地上鋪有草編的墊子,進入室內必須換成拖鞋,右側放著蒲團,墻上掛有佛像,下面放著香爐,和幾本經書,最裏面靠墻是壹個木榻,木榻上鋪著厚厚的兩床棉被,墻上掛滿了草簾。

坐定之後,品著熱熱的清茶,便有了壹段對話。

>>這是我想要的生活

記者:聽說你對網絡上流傳關於妳的報道有意見?你是因為離婚而住山的嗎?

劉景崇:在廣東“年薪百萬”也不算個啥啊!網上的說法太誇張了。我在上山之前的三年,已經沒經商了,再說我的離婚和住山隱修也沒關系。事實上,我八年前就離婚了。我是在30歲時結婚的,結婚後,妻子要的幸福生活是房子大壹點,車子好壹點,而這些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婚後半年左右就離了,但現在還是很好的朋友。

記者:你在山上住了多久?

劉景崇:第壹次上山是2012年12月,當時是壹個人慕名來終南草堂。那會在籌拍壹個中醫和道醫的紀錄片,買好了器材,帶著壹個攝影師,壹路尋訪中醫,拍了壹兩個月後,覺得和想象中有差距,就暫停了。後來,回廣東住了半年,期間待在城裏特別難受,慎重考慮後就打定主意住山隱修。2013年的9月再次來到西安,上山壹直住到2014年的4月,這半年多時間就沒有下過山。

記者:你為何選擇終南山而非其地方?你從溫暖的南方來到北方,能適應山居生活嗎?

劉景崇:選擇終南山,也是壹種緣分吧。我也去過很多名山大川,感覺它們都沒有終南山的氣勢和神韻,也沒有茅棚的文化,氣場不壹樣。有壹句話說“天下修道,終南為冠”。我們廣東那些山,太矮了沒氣勢,不像終南山大氣磅礴,相比之下廣東的山不能叫山,只能叫作“丘陵”。我剛上終南山的時候,已經是初冬,沒多久就開始下雨下雪,當時山上條件差,沒有火炕,也沒有電,但也沒覺得太冷。可能是心比較專、比較熱的緣故吧。

>>父母理解了也打算來

記者:你父母理解妳的山居生活嗎?你帶他們上過終南山嗎?

劉景崇:我選擇住山的初期,親朋不理解,認為我是發神經病,裝啊!後來都理解了,不少人還羨慕我現在的生活。計劃今年天氣暖和了,把父母接到山上來住壹陣子,讓他們來感受壹下終南山的薄霧晨靄和青山綠水。

記者:你在山上是如何修行的?

劉景崇:日出而作,日落而睡。在山上自己做飯,水好飯香,壹天只吃壹頓或面條或米飯,最近天天吃火鍋,山泉水煮菜蔬,很好吃的。作息是看著太陽,基本不看表。太陽出來就起床,活動壹下筋骨,然後泡茶看書,然後誦經,叩拜。太陽到那個山頂了,就該吃飯了。天氣好時,去山裏其他地方走走;晚上壹般九,十點鐘就打坐,睡覺前艾灸後就上床。

記者:隱修前過得很奢華吧,現在住山以後每年的開支大嗎?

劉景崇:我做過壹個公司的總經理,每天忙忙碌碌,特別地累。我和老板是亦師亦友,後來我倆合夥開了個禮品公司,第壹年純利賺了500多萬元。

我以前基本上都是工作半年,然後玩半年。掙再多的錢也不夠花,現在是有錢沒處花。
以前工資高,花銷也大,可以說是“花天酒地”的生活;現在住山了,吃的米面油是從山下帶上來的,很多蔬菜都是自己種的,偶爾買些香菇之類,也花不了多少錢,有時朋友上山也會給帶壹些日用品。我以前的拍檔、老板許先生,很照顧我的。過年了我說想給我媽表表心意,他就匯錢給我媽了。
我是在半個世紀前出生的一個窮孩子(赤貧),經過幾十年的努力打拼,現在已經不再貧窮啦。
但現在又自覺地走囘頭路,堅持過著一種自省的,自選的貧窮生活(清貧)。
幹嘛那麽矛盾哦? 因爲受到來自互聯網上區紀復主義的新思潮衝擊嗎。(請看我的頭像)
頭像
Chemical Polluter
超級擁躉
 
文章: 1460
註冊時間: 23-11-2005, 23:31
來自: 中國,江蘇省

Re: 強國版的區紀復老師終于出現啦

文章 kokohing » 20-08-2015, 14:34 •  [Post 2 樓]

THE INVISIBLE (R)EVOLUTIONS 看不到的革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ffhHmttWp4#

看不到的革命
個人與集體的主動權在全球興起,有助我們面對和應付不斷加速的生活方式。這些另類的選擇是對抗生態、經濟以至社會災難的最後防衛,並且促成建立一個新世界。

播放頻道: 港台電視31台
播出時間: 星期五晚上8時30分
不在乎擁有多少,只在乎珍惜擁有!
kokohing
常客
 
文章: 37
註冊時間: 25-01-2007, 13:47


回到 綠色消費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